<var id="lhdrh"><strike id="lhdrh"><thead id="lhdrh"></thead></strike></var><var id="lhdrh"></var>
<cite id="lhdrh"><dl id="lhdrh"></dl></cite>
<cite id="lhdrh"></cite>
<menuitem id="lhdrh"><i id="lhdrh"></i></menuitem>
<cite id="lhdrh"><video id="lhdrh"></video></cite>
<cite id="lhdrh"></cite><cite id="lhdrh"><video id="lhdrh"></video></cite> <cite id="lhdrh"><video id="lhdrh"></video></cite>
<var id="lhdrh"><strike id="lhdrh"></strike></var><var id="lhdrh"><strike id="lhdrh"><listing id="lhdrh"></listing></strike></var><var id="lhdrh"><video id="lhdrh"></video></var>
<menuitem id="lhdrh"><ruby id="lhdrh"></ruby></menuitem>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做廣告、供試吸、換馬甲…… 警惕電子煙銷售向未成年人開綠燈

2021-07-16 09:24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林光耀

近兩年,電子煙走入大眾視野,顯眼的海報、炫酷的廣告、“免費試吸”的標志引人躍躍欲試;彩票站、咖啡館甚至健身房、便利店都在顯眼處搭售;網絡上,電子煙銷售儼然自成一“隱秘世界”……購買越來越方便,甚至不問顧客身份,就對青少年大亮綠燈。這種賣法,該嚴加監管了。

1

開店“大躍進”,電子煙也能大做廣告?

不知從何時起,擺滿電子煙霧化器(煙桿)和煙彈的柜臺成了城市商圈的新“標配”。一名北京網友明言不解:“怎么每家商場都能看到電子煙的銷售點?”還不止于大城市,一名浙江網友說:“我們這個三線小城,最近開得最多的就是電子煙店?!?/p>

這并不是錯覺。近兩年,電子煙線下門店擴張較快。根據某知名電子煙企業發布的公開信息,2020年9月初,該品牌有電子煙專賣店逾5000家,3個多月后增至1萬家。與此同時,該企業電子煙分銷網絡也已覆蓋250余座國內城市,供貨零售點超10萬個,不少門店開進了縣城,在鄉村市場買到其產品也不是難事。

不惟銷售渠道“大躍進”,電子煙的宣傳招徠也頗顯聲勢。半月談記者在北京走訪發現,一些電子煙專賣店門口貼出一人高的大幅海報,有的還會擺上顯示屏,循環播放制作精美的廣告宣傳片,宣傳片中的模特不住吞吐各式煙圈,“樂趣”和“口味”成了廣告的關鍵詞。如此造勢,與大眾印象中煙草行業廣告的低調,反差不可謂不明顯。

電子煙廣告 劉續 攝

此外,半月談記者注意到,雖然電子煙線下零售店會在海報、貨架上標注“未成年人禁止使用”字樣,并宣稱購買相關產品需要出示本人身份證件,但是在實際購煙流程中,銷售人員往往并不在意顧客年齡。某品牌電子煙宣稱顧客購買時需通過注冊會員完成身份認證和驗齡手續,但實際操作中只要選擇不注冊,就可以繞過這些手續直接付款,購煙順利無阻。

為攬客,一些電子煙零售門店還提供“免費試吸”。半月談記者發現,這些門店為方便顧客坐下來試吸花了很多心思,獨獨不考慮確認一下試吸者是否已成年。

2

銷售“捉迷藏”,購買電子煙像特務接頭?

2018年和2019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煙草專賣局曾兩次聯合發布通告加強電子煙監管,2019年“雙十一”前夕,各大電商平臺將電子煙“全網下架”。電子煙就此在互聯網消失了嗎?

不,電子煙線上銷售玩起了“捉迷藏”。半月談記者在某網絡平臺上搜索“電子霧化器”,發現不少名稱中帶有“煙桿”“煙彈”,卻以“充電盒”字樣結尾的商品,商品圖片上還加注“圖不重要,看字,品牌都有”“咨詢客服有驚喜”“請咨詢客服再下單”……

半月談記者點開一個鏈接,和客服打了招呼,就收到自動回復,被提示加微信私聊。在微信上,對方很快發來圖文并茂的商品目錄和價位表,各大品牌一應俱全。挑選完畢后,賣家讓半月談記者在上述網絡平臺上拍下商品,并改按電子煙實際價格付款。整個過程中,從未詢問、核實記者年齡或身份信息。

貴陽市觀山湖區一處電子煙體驗店內的產品 劉續 攝

幾番嘗試后,半月談記者發現,此類網絡賣家銷售模式大同小異,月銷上千單的不在少數。除了“電子霧化器”,“霧化棒”“霧化能量棒”等關鍵詞也可為消費者打開電子煙銷售的隱秘世界。據了解,上述網絡平臺只是電子煙虛擬交易的渠道之一,不少消費者借由微信就能和賣家完成交易。

在另一購物軟件上,半月談記者甚至還遇到了聲稱能提供尼古丁濃度高達8.5mg的“勁兒更大”“外貿版”煙彈的賣家,發來的產品圖片沒有任何中文標識。所有這些賣家有什么共同點?——都不驗證顧客身份。

3

讓監管之光照入隱秘世界

有調查結果顯示,青少年使用電子煙后成為卷煙使用者的風險是從不使用電子煙者的2.21倍。

值得警惕的是,電子煙已經悄悄滲入我國青少年生活。一位南京網友曾感慨:“路上有很多中學生模樣的脖子上都掛電子煙?!敝袊部刂行陌l布的《2019年中國中學生煙草調查》顯示,過去5年我國初中學生聽說過和現在使用電子煙的比例顯著上升。

浙江六和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王晨表示,2018年和2019年國家兩份電子煙監管通告均未對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的后果作出規定,這也導致目前幾乎沒有相關處罰向不驗證顧客身份的銷售者“亮劍”。

多名市場監管部門工作人員指出,在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正式納入電子煙之前,他們仍受困于執法盲區:“無法可依,就談不上執法力度,也談不上有效保護未成年人?!蓖晟屏⒎?,正是社會各界的普遍呼聲。

北京市控煙協會4月20日表示,國家煙草專賣局不適合作為電子煙的監管單位,建議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電子煙進行監管?!皣覠煵輰Yu局本質上是在執行煙草總公司的企業職能,不適合作為電子煙的監管單位?!北本┛責焻f會會長張建樞說。

修改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征求意見剛剛開始。讓法律監管的光芒照入電子煙銷售的隱秘世界,人們都在期待。(參與采寫:實習生蔡宇藍)(原標題:《電子煙做廣告、供試吸、換馬甲…… 只要大賣電子煙,管你成年不成年》)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好爽好硬好大好紧好多水